這個選手將“璀璨”寫成了“璨燦”。 本組圖/重慶晨報記者 高科 攝
  陳英笑到最後榮膺“漢字王”。
  囫圇吞棗、怙惡不悛、璀璨、貧瘠、眼瞼、矍鑠……昨日下午,在重慶交通大學德園校區的一間學術報告廳里,16個同學正在激烈地比賽寫漢字。經過2個多小時團隊賽、車輪賽和最後的PK,理學院數學專業大二女生陳英成為了學校第一屆“漢字王”。
  進決賽的都是理科生
  由德園黨總支、團委主辦的交大第一屆漢字聽寫大賽,9月底就在各學院開始了選拔賽。交大有12個學院,大家各自精挑細選出實力不俗的學生參加初賽、複賽,官方組隊有600多人,群眾隊也來了200餘人。最後,航海學院、管理學院、交運學院三支官方隊伍和一支由複活賽產生的群眾隊伍殺入總決賽。
  負責此次比賽的王玉龍老師說,交大絕大部分是學理工科的學生,僅有外語等專業是文科生,“沒想到進入總決賽的隊伍都來自理科。”
  她把“棗”中一豎給吞了
  參加決賽的4支隊伍、16位隊員都是有備而來。每隊每輪各派出一名隊員上場寫字,評委判定正確的進入下一輪比賽,寫錯一個字的直接淘汰出局。哪支隊伍的選手留在最後,則團隊獲勝。最後從第一名的隊伍中再次進行PK,選出“漢字王”。為保證聽讀無誤,校新聞社的女主播擔任比賽主持人。
  交運隊隊長陳貞臻第一個走上PK台,她要寫的是“囫圇吞棗”,她拿起筆幾秒鐘就寫好了這四個字,投映在黑板上的“囫圇吞棗”似像非像,3位評委給出了“×”。自信的陳貞臻不敢相信這樣的事實,答案揭曉,全場一片嘩然,“棗”字她中間少寫了一豎。
  交運隊出師不利,剛開始就損失了一名猛將。
  常用詞卻提筆忘字
  “璀璨”,形容光彩奪目。群眾隊一男選手在臺上寫出了三個版本:璨燦、燦燦、薒燦。“對不起,你的答案是錯的。”男生鬱悶地走下臺,他說,這個詞平時經常掛在嘴邊,在作文、論文和聊天的時候都會寫,在他的印象中“璨”特別深刻,但詞不達意,還以為這字念“璀”。
  “偃旗息鼓”,也是在小學成語故事里就能看到的詞。交運隊的一女生把“偃”字的偏旁寫成了“扌”。“哎!”全場一片嘆息。
  越容易的字越容易犯錯
  這場從下午2:30開始的漢字聽寫大賽,一直持續了2個多小時。主持人手中的詞庫從簡單變成中等難題、難題、特難題。群眾隊的兩位選手和管理隊的兩位選手成功闖入到“難題”PK。管理隊的兩位隊員因“瀲灧”、“清癯”兩詞書寫有誤敗下陣來。群眾隊的隊長陳英和隊員程磊則站到了最後,“高手在民間!”現場觀眾報以熱烈的掌聲,群眾隊也因此成為學校首屆漢字聽寫大賽冠軍。
  據瞭解,程磊是專業成績排名數一數二的學霸級人物,而陳英稍顯遜色。他們倆一上一下走向講臺比拼了10多回合,“斧鉞”、“尥蹶子”、“纈草”、“肯綮”、“分爨”、“戥子”……“哇!”臺下觀戰的同學驚呼不斷,有人感嘆,有人慚愧,“看到這些字,覺得自己太不會寫中國字了!”
  程磊最後失手在“桀驁不馴”上,因為沒有寫全“驁”字的偏旁,他把陳英送上了漢字王的寶座。“越容易的字,越容易犯錯。”程磊總結說。
  背景>
  大學生一學期
  難用完一支簽字筆
  理科大學為什麼要舉辦漢字聽寫大賽?德園黨總支書記葉勇拿北京高考新方案的出台舉例說,降低英語分數卻增加語文分數說明,英語只是一個工具,而母語學好了才能讓工具發揮更大的作用。而漢字聽寫大賽就是一個督促大家學好母語的比賽。重慶交通大學並不是所有的專業都開設了語文課,但語文知識對人人都用。
  “過去,知識分子流行穿中山裝,在胸前的口袋里喜歡插一支鋼筆,這支鋼筆就代表著你是文化人。”葉勇現場講的話讓臺下的同學很有感觸,“我們現在提筆寫字太少了,上課抄點筆記,做作業寫論文用一用,一學期還寫不完一支簽字筆芯。”
  一位男同學說,他從來沒有寫信的習慣,就連跟同學留字條現在也改用QQ留言了。“以前還流行寫個賀年卡什麼的,現在也都送網絡明信片了。”本組文/重慶晨報記者 黃曄  (原標題:交大漢字聽寫賽 一理科女生全寫對了 )
創作者介紹

背景音樂

mk43mkmg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