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張發奎口九份民宿述自傳》
  抗戰史研究是國內學界的薄弱環節。原因在於,抗戰時期國軍將領虛構戰情、虛報戰績、虛領軍餉等情形十分嚴重,給後來的戰史研究帶來極大困擾。最近,學者王奇生接連閱讀了三部國軍高層人士的抗戰日記。三人分別是軍令部長徐永昌,軍法執行總監何成濬,陸軍第四十一師師長/第二十六軍軍長丁治磐。三人在抗戰時期的職務,分別代表了國軍最高作戰指揮部、最高軍法執行機構和戰爭前線的高級將領。三部日記中,兩部是手稿影印本,字跡極其潦草難以辨認,顯示作者下筆時microSD未曾顧及他者和後來人的閱讀。與其他“局外”史料不同的是,三部日記可視作國軍高層內部的自我審視與剖析,透露了不少外界不甚知悉或不大清晰的軍界內情與詳情。
  日軍撤西服退,國軍報捷
  張發奎說,“我感覺敵人能攻占褐藻醣膠副作用任何他們想要的目標;倘若他們沒有占領某地,那是因為他們不想要。在整個抗戰期間我一貫思路都是這樣。”
  張發奎晚年回憶錄中,對預防癌症抗日戰爭有過這樣一段總結性的表述:
  我參加了三個重要戰役:淞滬會戰、武漢會戰、桂柳會戰。可以說,在戰略上這三次會戰都是成功的,我們以空間換取了時間;但在戰術上,我們失敗了。說句真話,我從未取得過一次勝利,可是我延宕了敵人的前進,還多次重創了敵軍。在整個抗戰中,我們一直採取守勢。
  張發奎在回憶錄中坦承:“為了宣傳目的,敵人每撤退一次,我們便上報一次勝仗。中央對此十分瞭解,這些都是虛假的勝利”;所謂粵北大捷、收復南寧,其實都是日軍自動撤退。他雖然聲稱自己無法評論其他戰區的所謂大捷,但仍忍不住指出:“三次所謂長沙大捷(一九三九年秋,一九四一年、一九四一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二年一月)同所謂粵北大捷相似。敵軍志不在長沙,猶如它們志不在韶關,它們只不過是佯攻而已。我的觀點是基於一個簡單的理由:我感覺敵人能攻占任何他們想要的目標;倘若他們沒有占領某地,那是因為他們不想要。在整個抗戰期間我一貫思路都是這樣。”
  張發奎的說法,在徐永昌、何成濬、丁治磐的日記中得到了更具體、更細緻的印證。虛報戰績、誇大宣傳,是各國對外作戰宣傳的慣用手段。抗戰時期,國軍各高級長官謊報戰功更屬常態。如敵人攻占某地後,有時無意長期占據,會主動撤出。每當遇此,前方將領均會以“大捷”向上申報和對外宣傳。中央雖明知內情,也往往認可。抗戰時期的很多“大捷”大體如此。直接與聞軍事委員會的最高決策的何成濬,洞悉各高級長官之虛報內情。
  蔣介石有意“縮減”國軍傷亡
  蔣介石高估日軍傷亡人數,“縮減”國軍損失。
  與何成濬相比,軍令部長徐永昌對前線作戰情形更為瞭然。他每天會將各地戰況和部隊的動態記錄於日記中。如徐對於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(伯陵)的謊報軍情和虛假宣傳,在日記中多有記載。以1941年9月第二次長沙會戰為例,對敵我傷亡人數,徐永昌一直未能得到確切的數據。
  第九戰區在不同場合的宣傳口徑並不一致,如斃敵人數有“三萬幾千”和“四萬一千”之說,俘敵人數有“八千幾”與“二百四十七”之說。到10月25日,軍令部次長林蔚向徐永昌轉述從蔣介石那裡聽到的湘北真實情形:
  一、湘北戰之序幕,敵人掃蕩大雪山時,戰區所報我軍如何轉出反包圍敵人等等,完全子虛,斯役我第四軍吃虧極大。
  二、敵人打過汨羅江以後,我軍已無有戰鬥力之軍師。三、所報俘獲敵人不到十個,槍許有幾支,餘可想矣。
  徐永昌獲知這一情形,大為感慨:“由謊報一點看我國軍人無恥,可謂達於極點。” 然而,第三次長沙會戰時,薛岳故技重演。而這次徐永昌似乎對薛岳所報戰績信而不疑。他在1942年2月1日的日記中寫道:
  第九戰區報告,第三次長沙會戰,各部實報俘獲統計如下:中隊長以下一百三十九名,步騎槍一千一百三十八支,輕機槍一百零二挺,重機槍十三挺,山炮十一門。我軍真正勝仗,第一次台兒莊,第二次昆侖關,第三次即為此次長沙會戰,其俘獲尤屬空前。
  而何成濬日記中對第三次長沙會戰則有不同的描述:
  (軍事委員會)會報時,主席宣佈關於湘北三次會戰,第九戰區薛司令長官之報告雲,我軍傷亡官兵二萬九千餘,倭寇死傷五萬餘,在場諸人均笑斥之,主席亦言其過於虛妄。各處作戰報告,本多有不確實處,然向無如此之人之甚者。
  不僅前方高級指揮官“宣傳太過”,最高統帥蔣介石也很重視戰爭中的宣傳。蔣介石對於日軍方面公佈的傷亡數字,常以10倍去估算,如1938年5月日本方面發佈開戰以來日軍戰死59098人,蔣推斷其實際戰死者當在59萬人以上。當1940年2月日方廣播聲稱在廣西擊斃國軍8000人的戰績,蔣則推斷國軍死亡“並不過千,損失必不甚大”。
  英美稱國民黨宣傳太過
  由於國軍的宣傳,日方撤出時有意不對外宣告,以免成為中國方面作戰勝宣傳的機會。
  1943年7月駐英大使顧維鈞轉述,英國方面認為“我國抗戰公報多誇大不足信,尤以報告敵人傷亡數目為最,此次湘鄂一役所稱敵方傷亡三萬,超過不啻十餘倍云云。”
  美國方面同樣對中國處理戰事新聞的“不實”頗多訾議……如此宣傳之結果,使華盛頓之軍火局認為毋庸立即對華增加援助,因中國軍隊能自擊敗日本。……故中國每日誇張勝利,對於美國人民僅能產生恰然相反之效果。”
  日軍方面深知,他們每次撤退時,都會被中國方面宣傳為“大捷”,故有時攻占某城而又無意長期占據時,有意不對外宣告,以免撤出時成為中國方面作戰勝宣傳的機會。
  美國學者易勞逸拿歐洲戰場的情形相比較:“為國民黨軍隊說句公道話,它在與一個在組織、訓練和裝備上占有絕對優勢的敵軍的戰爭中堅持了八年,與法國(它對德國的抵抗在僅僅六個星期的戰鬥後便崩潰了)和英國(它從美國得到了大量的物資支援)比較起來,中國軍隊的抵抗是一個決心和自立的奇跡。”本文所呈現的雖多是戰時國軍若干負面的特質與面相,卻無意否認國軍堅持八年抗戰的偉大業績。
  □王奇生(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)
  本文選自作者即將在《抗日戰爭研究》2014年第一期發表的論文
(原標題:抗戰時,蔣介石擴大敵方傷亡數10倍)
(編輯:SN077)
創作者介紹

背景音樂

mk43mkmg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